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娱乐新闻 2020-02-13

许晴在《如梦之梦》的舞台上饰演顾香兰,身着旗袍,表情迷离、怅惘,身段勾魂摄魄,内心情感层次充沛丰富。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这一角色淋漓尽致的诠释,让观众惊艳不已。网友,表示:这是许晴最美的造型,也是赖老师最好看的话剧之一。

许晴一直是性感天真的代表,这次在《如梦之梦》中的造型,更是将许晴的特质发挥到极致。

顾香兰贵气、灵动、多元,不少观众称就是从这一戏剧彻底粉上了许晴。

导演赖声川说:“这个角色是有史以来最适合许晴的角色,许晴也是最适合这个角色的演员。”

许晴自己也说:《如梦之梦》是我表演生涯的转折点,这碰撞特别奇妙。之后,我的生命历程打开了,表演也打开了。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。

站在这一如梦之梦戏剧背后的男人,正是被不少国民级别偶像圈粉的“戏剧大师”——赖声川。

林青霞曾说:要演舞台剧,导演必须是赖声川。

胡歌说:我真的还想再演20年(《如梦之梦》)。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倪妮也把舞台剧首秀给了赖声川的剧作,赢得网友大赞“一部剧,两个角色,太有韵味”。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这个让许晴爆红,带林青霞和胡歌演戏的男人,开创了一个戏剧时代,也见证了这个时代的发展浮沉。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赖声川的戏剧人生始于1983年。

这一年,29岁的赖声川与妻子丁乃竺回到台湾。

在此之前,赖声川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读博士,本计划留在美国发展的他,因一戏剧性缘分接到剧作家姚一苇先生的邀请,临时改变主意,决定回台湾发展。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作为一个随遇而追的戏剧人,他觉得这一个非常奇特的缘份,收到姚一苇先生的邀请,是老天对他的一些暗示,暗示他未来的一些方向。

回到台湾后,赖声川在大学教表演和西洋剧场史,丁乃竺在电脑公司上班,两人工作时间之外做剧团。

那时候,资金缺乏,用丁乃竺的话来说:

“那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时代,没有好的剧场,没有好的布景,但有着什么都不怕的勇气。”

什么都没有,“可是有一颗心,什么都有可能”,就如赖声川所说,他赶上了一个艺术人的黄金时代,一个“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”的时代。

在那个纯粹的年代,人纯粹、关系纯粹、做事方式也更纯粹——只要有创意,有才华,就能大放异彩。

那时候,侯孝贤常常静静地观看赖声川排戏,赖声川则常常为侯孝贤的电影翻译字幕。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那时候,白天导演演员们都各有各的谋生,但晚上工作一结束,就“自备干粮”排话剧。

《那一夜,我们说相声》《暗恋桃花源》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里诞生。

1983年初回台湾时,赖声川就发现,曾经对他影响深刻的相声艺术消失不见了,他倍感遗憾和惋惜,这也成为他创作《那一夜,我们说相声》系列的“创意种子”来源。

当他和李国修、李立群创办了【表演工作坊】后,创作的第一部作品就是相声剧《那一夜,我们说相声》。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《那一夜,我们说相声》第一场就有七百多观众,连演了近百场都场场爆满,仅正版录音带就卖了100万张。

《那一夜,我们说相声》横空出世后,接着是《暗恋桃花源》的爆红。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一部《暗恋桃花源》自从1986年在台北首演以后,红了很多年,一直火到当下。

前不久,黄磊夫妇在综艺节目《向往的生活》中还演绎了《暗恋桃花源》中“暗恋”的最后一幕: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黄磊扮演的江滨柳和孙莉扮演的云之凡在上海相恋,战乱中两人离散,在分别逃到台湾后却并无双方音讯,两人兜兜转转在一个城市竟然都没能相遇到。

各自成家直至40年后男方病重登报寻女,二人再度重逢,云之凡见报过来找他时,二人含情脉脉,一眼万年。

相爱的人一生没有见面,黄磊孙莉的演绎看哭无数人,两人眉眼之间蕴含的遗憾、克制、心酸,以及欲言又止的温柔,一切都让人欲罢不能,让不少网友直呼:“想要再看一遍”。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这一部让黄磊和何炅一演几乎就是一辈子的戏,最初的灵感来源于赖声川偶遇——

当时恰好一个实验剧彩排到一半,而另一方幼稚园的毕业典礼也准备开始,小朋友来了,老师来了,钢琴也来了,两群人撞在同一个画面里。

赖声川一直就在琢磨怎样在舞台上表达悲与喜乃是“一体之两面”,这一画面让他眼前灵光一现,于是,悲剧“暗恋”与喜剧“桃花源”就这样出现在一个舞台上了:

一边演着年轻恋人分别后45年再相遇,深情而伤感;另一边同时上演一个渔民被妻子“绿”了,世俗而荒诞纠葛在一起。

此时剧场突然停电,一个寻找男友的陌生女子呼喊着男友的名字在剧场中跑过……

《暗恋桃花源》一剧以奇特的戏剧结构和悲喜交错的观看效果闻名于世。

作为“生活品格”的艺术集大成者,赖声川这人,身上自带创意色彩。

时刻在构思,时刻在捕捉灵感,这大概是赖声川最重要的创作特质。

他身上像是装了无数摄像头,能随时随地捕捉人生中的任何遭遇、任何经验、任何情绪、任何感受,以及记录这种变化带来的任何感触。

当生活的巨轮遇上创意模式的开启,他的创作频率与质量得到保证,也让他成为备受“灵感”恩宠的“老顽童”,

在女儿眼里,赖声川的心理年龄可能只有10岁,他是全家最懂育儿经,最会和小孩子玩的人。

赖声川还有一大爱好——旅行,这也是他获取灵感的一种方式。

某天,赖声川在印度旅行。

他坐在佛陀开悟的那棵菩提迦叶树下,看见来自世界各地的信众绕塔而行,人群缓缓流动,有人加入,有人退出。

眼前这一景象,给赖声川内心带来惊涛骇浪般的震动。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这个已经成功打造多部戏剧作品的大师,拿起笔纸,在树下就画起草稿,那些昔日藏在脑袋里的那些故事一个个跳了出来——

寻找生命意义的医生、想找到真相的五号病人、妓女、贵族、偷渡客的形象逐渐清晰……

这就是震惊华人戏剧圈的《如梦之梦》创意的最初来源——首创环绕形式的剧场,将观众席置于中央,舞台绕观众席搭建,演出时间长达八个小时。

时间和空间跨度都极大,从民国到现代,从台北、上海、北京到巴黎、诺曼底。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在《赖声川的创意学》一书中,他用 14 页的篇幅描述了这部复杂作品的灵感脉络:

l 比如早年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杨·勃鲁盖尔的画作《在一个故事中,有人做了一个梦;在那梦中,有人说了一个故事》;

l 比如他看过的一则奇怪的新闻:两火车对撞起火,灾祸惨烈,但有位被新闻报道死亡的人其实毫发无损,他没有回家,反而买了张机票出国了!

对于艺术创作,他天马行空,那些看起来不相干的生活经验早已存储在意识的某处,当灵感降临,创意自然喷发,就如赖声川所说:

“创意发生的一刹那,就是一种软件被启动了,自动寻找档案、挑选档案,并将这些档案放置在同一个新档之中。”

《如梦之梦》是赖声川生命中一个值得纪念的节点。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但创意落地时,外界的质疑声也从来没有断过,但他却坚持自己的创意,绝不含糊,哪怕面临票房风险,他也坚持自己的艺术主张。

而他的团队,将工作落实得精益求精,甚至是细化到固定好“莲花池”里的每一把旋转椅子。

不同的剧场,同样的剧情,同样的舞台,赖声川的坚持,保住了创意,熬住了艰难,也熬出了真艺术。

所幸,成绩都还不错。

2002 年,《如梦之梦》在香港公演,并获得第十二届香港舞台剧“最佳整体演出”、“最佳服装设计”及“最佳男配角”奖。

而一部《暗恋桃花源》被持续演绎了33年,从赖声川33岁,演到他66岁。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作为戏剧人,很多人把赖声川当做偶像。

但其实他遇到的挫折与危机并不少,只不过因为成功光环太大,大到让人们忘记,没有谁能随随便便成功这个道理。

在《暗恋桃花源》初演时,由于经费有限,尽管当时自己的太太不想演戏,也被鼓励出演女主云之凡。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除了演云之凡,丁乃竺还担任了剧团很多的行政方面工作,那时候没有电脑打票,全靠手工画票,丁乃竺就一张一张画票、送票……甚至在演出开始前穿着戏服冲到前台处理有问题的戏票,整整六年都是如此。

当时的剧场环境也艰辛,当丁乃竺说出第一句台词“好安静呀!

从来没见过这么安静的上海”时,剧场外面却是暴雨嘈杂,剧场屋顶漏下来的水在她脚边滴滴答答。

有一次,台北发大水,水把他们的排练教室全淹没了,他们新买的器材全被水浸泡了,剧本、文件、影像、照片、就连当时正在创作歌剧的乐谱,全部泡了水……

所有心血毁于一旦,三年的坚持化为泡影。

赖声川倒先安慰起丁乃竺:“大水淹没了器材,淹不了创意,让一切从头再来又如何?”

不过,与普通人不一样的是,赖声川习惯用戏剧创作去解答人生难题,去渡过人生难关。

1994年,赖声川的电影作品《飞侠阿达》票房惨败,导致他深陷抑郁与中年危机。

为了从泥泞里拔出,赖声川在丁乃竺的帮助下,尝试变换跑道——计划根据当日的新闻做即兴的创作《我们一家都是人》。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但这一决定遭到了合伙人李立群的反对,他反对过于商业化的表演方式,于1995年离开了表演工作坊。

而另一位合伙人李国修,早在1987年就离开了表演工作坊,表演工作坊“三巨头”从此不在。

所幸,《我们一家都是人》成绩还不错,自1995年开播,一直播到1998年,创下连续播出600集的纪录,也帮助赖声川度过了人生最痛苦的一段时间。

“如果当时没去拍电视的话,我可能早已经退休。”

赖声川觉得自己人生的每一步,或者说事业里的某一步向前,都“仿佛不断有强烈的暗示,让我们不断地改变。”

除了转换跑道,这时候郭宝坤的寻求帮助,又让他的事业有了某种转机。

郭宝坤请赖声川帮他导一部戏《灵戏》,这部戏的男主是艺术家林连昆,在这次合作中,他感觉到一种别致的导演手法,对赖声川给予了很大的认可,并邀请他来北京导戏。

“你碰到任何人在你的生活中,你真的是你不知道他跟你什么关系,所以你要珍惜跟他在一起的时间,不管是长是短。”

到了年底,赖声川和丁乃竺就去了北京,这是他对人生也是对戏剧的进一步探寻。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于是,他将自己的戏剧事业版图重心转到北京,转到上海,转到美国。

当然,劳心奔波是少不了的,质疑挑战也不少,但最后他用实力和魅力,征服了越来越多的声音。

比如,2006年,赖声川排了大陆版“暗桃”,去找上海大剧院谈六场演出,对方表示“北京人艺来演《茶馆》也才两场,你们那么多场次坐不满的。”

他也不计较,只是努力深耕,结果第二年,场场爆满的《暗恋桃花源》就和《茶馆》《雷雨》共同选入“百年华文戏剧经典作品”,广受欢迎。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当然,赖声川戏剧王国缔造的过程里少不了妻子的运筹帷幄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正如他自己所说他只是一个戏剧家与创作者:

“我们的团队里面我是属于一个非常幸运的一个创作者,因为我真的只管创作,我不用管说预算多少、票房多少、制作费多少、哪一些衣服太贵请你不要做这件衣服等等等等。”

而丁乃竺将自己变成八面手,这是对伴侣的爱,更是对艺术的一种尊重。

即便再辛苦,她为赖声川的艺术创作保驾护航的初心不曾改变,她曾给行政部门贯彻实施过一条准则:“不管什么情况下,首先要全体呵护创作。”

当然,赖声川也懂得妻子的心,两人在寻梦路上一直互相扶持,互相鼓励,他常说:“她就是一个如意宝,当然从中得利最多的是我。”

采访时提到丁乃竺时,赖声川说:

“我们是一体的,就好像我们两个加起来才是一个我们。”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这些年,赖声川仿佛变成了一个戏剧王国缔造者。

他说:自中年后,终于重新认识了世界,唯一不变的是赤诚。

这种赤诚是对戏剧的痴迷与热爱,他竭尽所能让戏剧像血液在社会管道里流通起来:

“戏剧就像一个社会的血液循环一样,如果话剧是不活跃的,那就是这个社会生病了。”

所以,他用戏剧创作了一个个梦境,这些奇妙的梦境故事里包含着他对人生与活法的理解,对应着一个个现实,那些有关人生里的无常、失去、聚散等命题。

当下,66岁的赖声川,依然一腔热血地走在戏剧创作路上。

去年的某一天,上剧场总监室,赖声川身后的直播屏幕里,舞台上同时出现了2019和1943两个时空。一墙之隔,他的新戏《幺幺洞捌》正在舞台上演出。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从2015年,赖声川和妻子丁乃竺建立“上剧场”至今,过去了4年。

而从1983年他回台湾,到2019年,已经过去了36年。

36年,他对人生的种种探寻就没有停止过,从作品到生活,几十年如一日,一直在探索与诠释人生。

许晴、倪妮史上最美造型曝光,背后站着一个男人惊世骇俗的一生

或许,这就是他身上的使命感:“我们要寻找我们的声音,我们在世界上的声音到底是什么。”

而对于读过他作品的读者,或去剧场看过他的剧的观众来说,戏里喜乐悲哀冷暖自知的人生,不就是自己的人生画像吗?

探寻人生,面对人生,解读人生,他孜孜不倦。他身上的使命感让他停不下来,他的戏剧版图还在不断扩大——

《暗恋桃花源》英文版在美国上演,反响强烈,好评如潮;

导演的戏剧作品《冬之旅》在全国各地上演后票房火爆;

由他和黄磊、孟京辉发起的乌镇戏剧节拥有了越来越大的影响力。

在艺术里耕耘了几十年的赖声川,最终把自己变成了戏剧之痴。

或许艺术就是不痴狂不成器。

“30年来,赖声川用他的戏剧构建了一个宇宙,也创造了属于话剧的“黄金时代”。”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