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访于明加:演技是我生存的技能

娱乐新闻 2020-02-13

作者 / 朱婷

我离这个圈子从来都很远,我喜欢表演,同样我也享受在菜市场和别人议价的烟火气。

——于明加

演员于明加的最新一条微博是关于今年奥斯卡最佳女演员芮妮·齐薇格《朱迪》的,她写道:不在于你持续的有多久?而在于你曾经有多深得“他们”的爱…

专访于明加:演技是我生存的技能

她喜欢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的思考与生活,譬如:疫情当下,“表哥”医生的故事,奇葩说关于母亲、童话的辩题等。采访中,她解释说希望关注于明加的人能感受到这一点暖意,“如果我的粉丝看到我看书健身,她们也去看书健身,那就很好啊~”

受邀对话于明加是年前的事了,她参演的电视剧《第二次也很美》刚完结,电影《北京女子图鉴之助理女王》刚上线。再往前一点,还有《心灵法医》《爱是欢乐的源泉》等电视剧播出。

采访始于围观于明加拍摄新剧定妆照,她一边自己化妆一边与五百导演聊家常交流育儿经验。惊讶于她对每个人的热情,导演、摄影师、造型师、身边工作人员……她们像朋友一样谈笑自若。

专访于明加:演技是我生存的技能

熟脸

女儿:妈,你靠什么活呀?

于明加:演技呀,这是我生存的技能。

彼时,于明加客厅的电视机里正放着她和王菊主演的电影《北京女子图鉴之助理女王》。

在影视行业,有那么一批演员,演技很好,但与所谓的流量相比,他们被称作演员中的熟脸。简言之,你可能一下子想不起他(她)们的名字,但一定看过他(她)们演的电视剧或者电影。

无意冒犯,于明加算是其中一个。她本人对此显得十分坦然,但相比较这个话题,她更乐于聊角色。

《北京女子图鉴之助理女王》比较特殊,是优酷新推出的季播电影系列,全新的形式于明加从未接触过。她在影片中饰演“大明星”姚子君。一开始她是拒绝的,并非因为上映形式,而是关于人物本身。

职业关系,于明加见过演员的各种形态。距离“姚子君”这个角色,说远也远,说近也近。她坦言,现实生活里很难遇到“姚子君”这样极端性格的演员,为了突出矛盾,剧情中把所有演员的负面行为都堆到同一个角色身上很难成立,更何况,“我不希望给自己的职业抹黑。”也许里面的事情、片段是真实的,但在现实生活中,这只是极少数且是有前因后果的发生。因此,为了让角色更加饱满和完整,在与导演、编剧团队深度沟通之后,大家针对角色的修改达成共识,有了现在的调整。

专访于明加:演技是我生存的技能

顺势聊起另一个角色:电视剧《第二次也很美》中的律师沈逸林。“我不知道别人为什么骂她?就因为她一直追许朗,他不干。那他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原因呢?”你能从她的言语和语气中,看到不解,甚至带有一丝丝气愤。

在她看来,生活中沈逸林这样的女孩儿也有很多,她没有错。她是一个性格上有缺陷,认真优秀的律师。“我的人生是按匹配值计算的,我没有把安安当成情敌,我认为我跟许朗才是最匹配的,除非出现了一个跟我一样的女性,让许朗拒绝我。如果我骨子里和观众们吐槽的一样,我就不接了。我从来不怕角色被骂,而是角色不被理解。”

可能于明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说着说着,就从“她”变成了第一人称“我”。仿佛在那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内,坐在娱sir面前交流的就是“沈逸林”本人。

关于《第二次》,还有一个神奇的点,剧中沈逸琳和92年的冯力结婚的地方和于明加本人十年前结婚的地方,是同一个。佘山。“我跟我老公开玩笑说,我的二婚开始了。”这大概就是演员的幸福所在,你扮演的某一个角色,突然跟你生活中的某一个点契合,人生太奇妙了。

专访于明加:演技是我生存的技能

演员到最后,拼的是文化

姚子君也好,沈逸林也罢,又或者其他任何一个角色,于明加觉得最根本的还是相信角色,说服自己接受这个角色的价值观。“今天剧本写这是我男朋友,我就让自己相信他就是我男朋友。出戏了,就不会了。如果不相信,就会演不好,我就会拒绝。”言语间多了几分霸气和诚恳。

角色和生活往往相融且相互赋能。从影多年,于明加表示最大的收获是慢慢懂得了生活,角色也因此越来越深刻。“因为你懂生活,对人性的理解会更深。十年前我演妈妈跟我成了两个孩子妈妈之后诠释的,肯定不一样。”

她认同演员展现别人的人生和生活,是一件幸福的事,但不觉得每天演懵懂、傻白甜是幸福。“生活里,大部分时间都需要装傻白甜才让人喜欢,作为演员,再演傻白甜,不累吗?”

专访于明加:演技是我生存的技能

“很多时候,你并没有那么高大上,你就是一个人,一个普通人。”在于明加看来,这些都会真实的反应在你的角色中,而好角色一定是丰满的,并非非黑即白。想来这也是她为什么说“越长大越不愿意演高大上、傻白甜,觉得没劲”的理由。

她坚信演员走到最后拼的是文化,没有真的生活过和文化底蕴,很多角色看不深。于明加分享了关于一个从国外回来的女演员的故事。年纪很小,但她说决定不读大学了,因为这是她最火的时候,她要一直演。于明加觉得太不可思议了,她当下就告诉小女孩:孩子,你连大学文凭都没有,你以后怎么演呀?演到现在就结束了。

这也是当下影视圈的变化之一,大家越来越注重技能,身材形表,从而忽视底层真正有内涵的知识,演员这个职业被社会加速成一个快消品,往往不会健康持久。

专访于明加:演技是我生存的技能

“我离这个圈子,很远”

38岁的于明加,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。2009年,出演个人首部电视剧《手机》,先后主演了《蔡文姬》《楚汉传奇》《门第》等多部经典影视作品。在此之前,她一直活跃在话剧的舞台上。

关于于明加,还有一段广为人知的放弃外交学院保送生选择艺考经历。时过多年,问她选择的理由,她的第一回答是:“这很真实”。你问一个18岁的孩子:你想当明星吗?她肯定说:想。决定很简单,但她不知道代价,因为那一刻她不懂。

“不过这辈子唯一的梦想就是考人艺,完成了。”她觉得自己是一个没有事业野心的演员,离这个圈子,很远。

2010年结婚后,于明加定居上海,单位有话剧的话,会在北京待上一小段时间。而从事这个行业,北京显然占据地理优势。她也鲜少跟演员接触,接触最多就是同公司的演员,“拍完就回家”成了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

专访于明加:演技是我生存的技能

(于明加和她的两个女儿,图片by磁小器)

“有得有失,我这个性格可能就成不了一线。”于明加更倾向于现在的生活,她认为对于演员来说,这意味着真正在生活,可以观察各行各业怎么看待演员。相反,只做演员,资源可能会很好,但也有一个问题:如果不走进生活,很难成为一个好演员。演来演去都是你理解中的人,但可能他(她)已然脱离了现实和生活。剧本写你笑就笑,哭就哭,完成角色的表象。也有一部分演员太火了,别无选择。

“我也是这些年成长起来的,学会网上购物,参加家长会……很有意思。你所有的沧桑都蕴含在你的身体里,理解剧本的时候会更深入,一个来自生活,一个来自看书。于明加喜欢表演,同样也享受在菜市场和别人议价的点点烟火。

于明加很满意当下的状态。无论怎样都会引起一些争议,都这个岁数了,最需要迎合的还是自己。“拍着我爱演的角色,赚的钱足够花,有点名气,也有点自我。”

专访于明加:演技是我生存的技能

“如果可以,我想闪到老年,

看我女儿们考上了哪所大学”

时间和经历之所以可贵,在于他们教会人成长。今时今日的于明加也并非一蹴而就。

曾经,于明加也在意是否能演“女一号”,有了家庭后,她的人生排序发生了变化。一是更关心角色的完整性,二则是不能在剧组里呆太长时间。因为眷恋家庭,她几度处于一个隐退状态。结婚,在家带孩子,不出门不交朋友,跟社会脱节。如今再回忆起那个状态,于明加直言太可怕了,完全没有自己。“我觉得该出来工作了,找回曾经的自信。”

专访于明加:演技是我生存的技能

她坦言婚姻是一个修罗场,成长与包容。“我曾经很认真地想过,如果《金婚》之后,我没结婚,一直演,会怎样?结论是我会受不了,因为那不是我自己,只是角色。”

演员的中年危机在2019年被多番提及,我们试图把这个问题抛给于明加,她坦言:“可能也有吧,但我不知道,可能公司和团队感受更明显一些,但姚子君这个角色,让我有了一些思考。”最大的问题是大家不愿意面对年龄,遗憾在于以这个年龄段为主角的戏很少了,但这个是行业的问题,不是演员的遗憾。

“我姑娘现在评判演员好看的标准就是年纪,谁老谁丑。十岁的孩子,是你的遗憾吗?不,是她的无知。”在于明加看来,电视剧是展现的一生长河,而不是青春、老;同理,影像带给观众的应该是思考,而不是一张脸。

不确定一次采访能了解一个人多少,但近两个小时的对话,很大程度上颠覆了娱sir之前对于演员于明加的认知。她的很多回答真实得你会替她捏把汗,如她自己所说:我从来都没有什么人设,就是一个耿直、热爱生活的人,你怎么看我都可以。

现阶段能让于明加焦虑的事,只有孩子。“如果真有时光机,我好想去到老年,看我姑娘考上哪所大学?能不能考上哈佛、剑桥。”(笑)

Top